欢迎访问名词吧!

当前位置

首页 > 生活 > 民俗 > 寿诞名词解释

寿诞

寿诞名词解释:人诞生的那一天为“生日”,即“寿诞”,也叫“寿辰”。
“生日”是人生旅途的起点,是人生一个很重要的日子,因此人们习惯于在生日这一天举行庆贺活动,是为“过生日”、“做寿”。
年龄身份不同,“做寿”规模也各异。
一般而言,四十岁以上,逢十的大寿比较重要,不同一般规模。
过寿时,亲朋好友要为寿星准备寿幛、寿烛、寿桃、寿面等。
四十岁以上多以寿桃寿面为礼。
本家还要外加白糖五片。
未满四十的为馒头、切面。
十岁、二十岁只用切面。
寿桃被视为仙桃,八百年结果一次,面条取其绵长。
寿联寿幛均书吉庆祝贺语词。
隆重者做寿,设寿堂,摆寿烛,张灯结彩。
寿翁坐在正位,接受亲友、晚辈祝贺、叩拜。
仪式完毕,共吃寿宴;寿堂香案上,陈列寿桃、八仙人等。
寿烛要红色。
中堂有大寿字,拜寿礼由主持者喊礼。
辈份不同,拜礼也有区别。
平辈一揖,子侄孙辈四拜,有的还要以寿盘盛熟鸡蛋四枚、或枣汤一碗奉于寿者。
除寿日拜贺外,还有寿日之前拜寿,为预祝;寿日之后拜寿,叫补祝。
《清稗类钞•风俗类》:“人之生日曰寿诞,亦曰寿辰。
至日,家属、宗族、戚友皆拜而颂祷,日拜寿。
其前夕亦有往视者,日预祝。
亦日拜生。
初度之翌日,若有人往祝,则日补祝。
另还有为已故父母做寿的,此谓之为“冥寿”。
到那一天,子孙着彩服,在家设礼堂,同宗族人、亲戚朋友也纷纷前来祝贺的。
条件好的,还有以演戏来庆贺的。
《清稗类钞》有载。
除祝寿之外,民间尚有借寿之俗。
此作法认为人寿有定数,应活七十,难活七十一,故寿数可以借用。
借寿一般发生在子女与父母之间,子女将寿借给父母。
如某人父母病,久治无效,便认为寿尽。
但又希望父母延寿,于是便戒斋沐浴焚香长跪,泣告苍穹,愿将自己寿数借与亲长。
如亲人疾病偶然转危为安,便认为神已允诺,跪而祷谢。
如无效,则要立即祷告于天,取消前做寿习俗,在中国有较深远渊源,大约在战国时就有了。
据《事物纪原》考:“汉兴,叔孙通定仪。
七年,长乐宫成,诸侯朝贺,礼毕置酒殿上,尊卑次起上寿。
其事本起于此。
《史记》:项羽与汉王饮鸿门,项庄人为寿。
则兹事已见于汉初矣。
按《淳于髡传》髡对齐威王有‘侍酒于前,奉觞上寿’之语,及‘楚庄王置酒,优孟为前寿’。
皆战国时事,盖非自汉始也,春秋之间亦无闻焉,疑即七雄之礼云。
”般人做寿、过生日,规模较小。
尊贵权要者做寿,祝寿庆贺者就非常之多。
这往往成为一些人拉关系、巴结上爬的重要机会。
《金瓶梅》中,西门庆正是借蔡太师生辰送了许多寿礼,才得以附翼权贵、拜为蔡太师干儿,得了官。
那些大宗大宗的生月礼物,大都来路不正。
旧时民不聊生,这送的生日礼物往往成为胆豪者觊觎的对象。
《水浒传》中大名府知府梁中书为庆贺岳父太习俗师蔡京生辰,提前以十万贯金钱,采购各色珠宝,让杨志押解,由大名府投东京汴梁而来。
正是这笔数量可观的钱财,惊动晁盖等七位好汉,设奇计乔妆打扮,劫了生辰纲,并由此闹出一场轰轰烈烈的大事业来。
比较隆重盛大的寿诞庆典,在古代小说中要算《红楼梦》第七十一回贾母的八十大寿写得最为详尽。
贾政“因八月初三日乃是贾母八旬大庆,又因亲友全来,恐筵宴排设不开。
便早同贾赦及贾琏等商议,议定于七月二十八日起,至八月五日止,宁荣两府,齐开筵宴。
国府中单请官客,荣国府中单请堂客。
大观园中,收拾出缀锦阁并嘉荫堂等几处大地方来,做退居。
二十八日请皇帝、驸马、王公、诸王、郡主、王妃、公主、国君、太君、夫人等;二十九日便是阁府督镇及诰命等;三十日便是诸官长及诰命并远近亲友及堂客。
初一日是贾赦的家宴,初二日是贾政,初三日是贾珍贾琏,初四日是贾府中合族长幼大小共凑家宴,初五日是赖大、林子孝等家下管事人等共凑一日。
”自七月上旬,送寿礼者便络绎不绝,礼部奉旨:钦赐金玉如意一柄,彩缎四端,金玉杯各四件,帑银五百两。
元春又命太监送出金寿星一尊,沉香拐一支,伽楠珠一串,福寿香一盆,金锭一对,银锭四对,彩缎十二匹,玉杯四只。
余者自亲王驸马及大小文武官员家,凡所往来者,莫不有礼,不能胜记。
……至二十八臼,两府中俱悬灯结彩,屏开鸾风,褥设芙蓉;笙箫鼓乐之音,通衢越巷。
”当日,宁、荣两府来了不少王妃、驸马、公侯诰命,“贾母等皆是按品大妆迎接。
大家厮见,先请至大观园内嘉荫堂,茶毕更衣,方出至荣庆堂上拜寿入席。
”此时筵前戏也开了场,分别由几个重要客人点了戏。
而宝等孙子辈则要去“几处庙里念‘保安延寿经’处跪经。
其它“几个姊妹,在荣府看另一班戏。
到八月初四日一早,“见过贾母,众族人到齐,开戏。
贾母高兴,又今日都是自凵族中子侄辈,只便妆出来堂上受礼。
当中独设一榻,引枕、靠背、脚踏俱全,自∪歪在榻上。
”帘内依次坐满族内女客,帘外两廊,都是族内男客,依次而坐。
“先是那女客起一起行礼,后是男客行礼。
贾母歪在榻上,只命人说:免了罢’。
然后赖大家带领众家人,从仪门直跪至大厅上磕头。
礼毕,又是众家媳妇,然后各房丫头。
足闹了两顿饭时。
然后又抬了许多雀笼来,在那当院中放了生。
贾赦等焚过大地寿星纸,方开戏饮酒。
”其余宝玉、黛玉、宝钗、风姐等生日不唯规模小其程序亦无此繁复《金瓶梅》中生日描写亦非常之多,不赘过生日本来是寿星的喜庆日子,理应吉祥如意,喜事临门。
但也有因过生日着了人暗算,改变了一生经历的。
《古今小说》第一卷“蒋兴哥重会珍珠衫”写蒋兴哥出门经商,抛下新婚妻子王三巧儿一人在家。
正值七月初七王三巧儿生辰,千不该万不该结识了同街邻居薛婆子,听说她摆宴做寿。
这薛婆子正是受人之托,安排了圈儿套她的。
就在过生日这天晚上,薛婆子设谋定计,让陈商诱奸了王三巧儿。
由此引出蒋兴哥、王三巧儿恩爱夫妻一场悲欢离合的故事来。
虽经两千多年的历史演变,过生日、做寿之习俗仍然大受人们欢迎