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访问名词吧!

当前位置

首页 > 生活 > 民俗 > 乞巧名词解释

乞巧

乞巧名词解释:相传“七月七日为牵牛、织女聚会之夜”(《荆楚岁时记》),古时妇女每于此日夜间,向织女星乞求智巧,故称乞巧。
七月便被称为巧月。
《荆楚岁时记》谓:“是夕,人间妇女结彩缕,穿七孔针。
或以金银输石为针,陈瓜果于庭中以乞巧,有喜子网于瓜上,则以为符应。
”所谓输石,即黄铜。
程大昌《演繁露•黄银》谓:“世有输石者,质实为铜而色如黄金,特差淡耳。
”以金银等物制针,自然光洁明亮,与弯月的淡淡光亮相辉映,饶有情趣周处《风土记》载乞巧事更详,谓:“七月七日,其夜洒扫于庭,露施几筵,设酒脯时果,散香粉于筵上,以祈河鼓、织女,言此…星当会。
守夜者咸怀私愿,或云见天河中有奕奕正白气,有耀五色,以此为征应。
见者便拜而乞富乞寿,无子乞子,唯得乞一,不得兼求。
三年乃得言之,颇有受其祚者。
”当然,希图藉拜星以求得福寿,自不可能、然而,却历代相沿成习。
唐代诗人林杰在《乞巧》一诗中写道:“七夕今宵看碧霄,牵牛织女渡河桥。
家家乞巧望秋月,穿尽红丝几万条。
”千家万户,夜深不眠,静守中庭,远眺碧空,向月穿针,巴望牛女相会,乞求天孙赐巧,是何等虔诚。
而有人则对乞巧一事,不敢深信。
兽有《比夕》诗曰:“露盘花水望三星,仿佛虚无为降灵。
斜汉没时人不寐,几条蛛网下风庭。
”古时所谓三星,有参宿三星,心宿星,河鼓三星。
《诗•唐风•绸缪》:“绸缪束楚,三星在广。ˉ指河鼓星,即牵牛星、本作中三星,亦指牵牛。
人们“露施儿筵”,遥望三星,默想着那墨绿色的神秘世界,妤似虚无的天界果真能降福寿」人间。
“仿佛”一词,恰透露出诗人将信将疑的心理。
罗隐《七夕》诗则谓:“月帐星房次第开,两情惟恐曙光催。
时人不用穿针待,没得心情送巧来”。
谓牛、女星,难得一年…一会,缠绵情话说不尽呢,哪有心情给人间送巧。
立意本乎人情事理,更觉活泼多趣。
乞巧之举,在唐代殊为隆重。
皇官中帝王妃嫔,对“乞”可得巧笃信不疑。
王仁裕《开元天宝遗事》卷下《乞巧楼》载:“宫中以锦结成楼殿,高百尺,上可以胜数十人,陈以瓜果酒炙,设坐具,以祀牛、女二星,嫔妃各以九孔针、五色丝,向月穿之,过习俗者为得巧之候。
动清商之曲,宴乐达旦,士民之家皆效之。
同书《蛛丝才巧》又载:“帝与贵妃,每至七月七日夜在华清宫游宴时宫女辈陈瓜果酒馔列于庭中,求恩于牵牛、织女星也。
又各提蛛于小盒中,至晓开视蛛网稀密,以为得巧之候:密者言巧多,稀者言巧少。
民间亦效之。
”在古代,乞巧多为女子之事,风流天子唐明皇竟然也乐于此道宋代的乞巧,在内容上又有所丰富。
孟元老《东京梦华录》卷八《七夕》载:“初六七日晚,贵家多结彩楼于庭,谓之乞巧楼。
铺陈磨喝乐、花、瓜、酒、炙、笔、砚、针、线,或儿童裁诗,女郎呈巧,焚香列拜,谓之乞巧。
妇女望月穿针。
或以小蜘蛛安盒子内,次日看之;若网圆正,谓之得巧。
里巷与妓馆,往往列之门首,争以侈靡相尚。
此处明言“焚香列拜”,且增加了儿童作诗、铺陈笔砚诸事,男女老幼皆有此举。
“磨喝乐”,来自佛经,为神名。
用泥、木、象牙或蜡等塑制,多饰以金珠牙翠,价格昂贵,于七夕供养。
后世奉为巧神。
杜仁杰《集贤宾•七夕》套曲谓:“把几个摩河罗儿摆起,齐拜礼,端的是塑得来可喜。
”赵师侠《鹊桥仙•丁巳七夕》亦称:“摩孩罗荷叶伞儿轻,总排列,双双对对。
人们所礼拜的摩河罗,竞然也“双双对对”,自是取和合团圆之意。
因七夕前后,所需乞巧之物甚多,乞巧市则应运而生。
陈元靓《岁时广记》卷.二十六引《岁时杂记》:“东京潘楼前有乞巧市,卖乞巧物。
自七月初一日为始,车马喧阗。
七夕前两三日,车马相次,不复得出,至夜方散。
其次丽景、保康、阊阖门外,及睦亲、广亲宅前,亦有乞巧市。
”儿童皆着新装,竞夸鲜丽,车马盈市,罗绮满街据洪迈《容斋三笔》载,北方有以七月初六为七夕的,唐代无此说,很可能出于五代。
北宋太平兴国三年七月,朝廷下诏, “七夕嘉辰著于甲令,今之习俗多用六日,非旧制也,宜复用七日至明,则有“七月浮巧针”之俗。
沈榜《宛署杂记》载:“七月七日,民间有女家各以碗水暴日下,令女自投小针泛之水面,徐视水底。
日影或散如花,动如云,细如线,粗如槌,因以卜女之巧。
”故而,王士祯《都门竹枝词》云:“七夕针楼看水痕,家家小妇拜天孙,明朝得巧抛针线,别买宣窑蟋蟀盆。
”因乞巧主要是女子所为,故或称之为“巧节会”、“女孩儿节”。
小说中所写乞巧,一般都引用古例。
如李昌祺《剪灯余话》卷三《贾云华还魂记》,谓书生魏鹏与娉娉有婚约,“七夕又临娉请于夫人,于内堂结彩楼乞巧,瓜果陈列。
肴羞备陈。
夫人谓娉曰:“久不见汝作诗词,今夕天上佳期,人间良夜,或诗或词,随汝所为。
吾当召魏生来,与汝讲论,庶有新益。
娉唯命。
于时生至。
夫人口:‘世谓今宵天孙赐巧,小女辈未能免俗,谩设瓜果之筵。
亦尝命之赋小诗,以纪佳节,意未知曾就否?'娉即前应口:适奉命,缀得七言绝句二首。
遂出诸袖间,墨痕犹湿娉诗曰:“梧桐树上月明多,瓜果楼前艳绮罗。
不向人间赐人巧,却从天上渡天河。
’“斜弹香云倚翠屏,纱衣先觉露华零。
谁云天上无离合?看取牵牛织女星。
鹏和诗曰:“流云不动鹊飞多,微步香尘满袜罗。
若道神仙无配偶,怎教织女渡银河?’,‘娟娟新月照围屏,井上梧桐一叶零。
今夕不知何夕也,双星错道是三星。
”天上牛女相会,人间情侣唱和,诚为佳话。
而“杭州风俗,每到七月乞巧之夕,将凤仙花捣汁,染成红指甲,就如红玉一般,以此为妙。
”(《西湖二集》卷五)这又给乞巧添一趣话。